德国和美国实体书店为何仍具活力,实体书店的生存之道

发布时间:2020-02-10 03:56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亚马逊自去年在西雅图开设第一家书店以来,今年夏天将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开设第二家书店,亚马逊的最终目标是开设400家实体书店,这个雄心使人们重新审视实体书店的未来前景。

图片 1

实体书店;书店;生存;电子书;德国

美国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的巴恩斯—诺布尔书店内,顾客在咨询办理会员手续。 本报记者 张朋辉摄

体验至上,实体书店的生存之道

核心阅读

核心阅读

统计数据显示,在德国的实体书店、网络书店以及电子书三种营销形态中,实体书店销售额始终占据着图书市场的“半壁江山”。在美国,受网络书店和电子书冲击,第二大连锁书店公司博德斯集团于2011年倒闭,一时间美国实体书店风声鹤唳。但几年过去了,美国实体书店不仅没有陷入大规模“倒闭潮”,甚至有回暖迹象。

统计数据显示,在德国的实体书店、网络书店以及电子书三种营销形态中,实体书店销售额始终占据着图书市场的“半壁江山”。在美国,受网络书店和电子书冲击,第二大连锁书店公司博德斯集团于2011年倒闭,一时间美国实体书店风声鹤唳。但几年过去了,美国实体书店不仅没有陷入大规模“倒闭潮”,甚至有回暖迹象。

近日,本报记者走进德国和美国的两家代表性书店,亲身感受在网络购书和电子书冲击下,实体书店的生存之道。

近日,本报记者走进德国和美国的两家代表性书店,亲身感受在网络购书和电子书冲击下,实体书店的生存之道。

“网上买书都冷冰冰的,总还是喜欢到您这儿来”

“网上买书都冷冰冰的,总还是喜欢到您这儿来”

根据德国书业协会2015年年报统计数据,2014年德国图书销售总额为93.2亿欧元,其中实体书店销售额为45.8亿欧元。德国书业协会新闻发言人克劳迪娅·保罗告诉本报记者,2014年德国书业受到全球经济影响,图书销售额比2013年下降2.2%,但实体书店销售额仅减少1.2%,以相对稳定的状态经受住了市场大环境的考验。目前2015年的数据还没有出炉,不过预计实体书店的市场份额仍将稳坐“半壁江山”。

根据德国书业协会2015年年报统计数据,2014年德国图书销售总额为93.2亿欧元,其中实体书店销售额为45.8亿欧元。德国书业协会新闻发言人克劳迪娅·保罗告诉本报记者,2014年德国书业受到全球经济影响,图书销售额比2013年下降2.2%,但实体书店销售额仅减少1.2%,以相对稳定的状态经受住了市场大环境的考验。目前2015年的数据还没有出炉,不过预计实体书店的市场份额仍将稳坐“半壁江山”。

在德国柏林热闹的文化中心——哈克市场的一个角落里,坐落着一家并不起眼的小书店。这家以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的着名记者、作家图霍夫斯基命名的书店从2010年开始营业,以经营时政评论和城市文化等书籍而闻名。

在德国柏林热闹的文化中心——哈克市场的一个角落里,坐落着一家并不起眼的小书店。这家以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的著名记者、作家图霍夫斯基命名的书店从2010年开始营业,以经营时政评论和城市文化等书籍而闻名。

走进书店,一名顾客正在和店员相聊甚欢。“这就给您订上,到货免费寄给您或者您来取。如果您着急的话,也可以直接去别的购书网上买。”“不,我可以等,也没几天。网上买书都冷冰冰的,总还是喜欢到您这儿来买书。”

走进书店,一名顾客正在和店员相聊甚欢。“这就给您订上,到货免费寄给您或者您来取。如果您着急的话,也可以直接去别的购书网上买。”“不,我可以等,也没几天。网上买书都冷冰冰的,总还是喜欢到您这儿来买书。”

环顾四周,不大的店面布置得像自家的书房——靠窗的红色沙发上洒满了透进来的阳光,顾客可以点一杯咖啡,或者拉着店主坐下聊聊新书;最靠里一间陈列着各类儿童读物,中间放着儿童桌椅可以供孩子们读书玩耍,由于布置得不像外间那样稍显拥挤,每周都会用作读书沙龙的场所。在记者短暂逗留的十几分钟里,往来的几位顾客都是老主顾,甚至不用过多交流,店员就能清楚知道对方的来意。

环顾四周,不大的店面布置得像自家的书房——靠窗的红色沙发上洒满了透进来的阳光,顾客可以点一杯咖啡,或者拉着店主坐下聊聊新书;最靠里一间陈列着各类儿童读物,中间放着儿童桌椅可以供孩子们读书玩耍,由于布置得不像外间那样稍显拥挤,每周都会用作读书沙龙的场所。在记者短暂逗留的十几分钟里,往来的几位顾客都是老主顾,甚至不用过多交流,店员就能清楚知道对方的来意。

“人们到书店来,不仅仅是要买一本书,而是要寻找与感受一种文化。”店主约克·布朗斯多夫告诉记者。网络书店、电子读物让“速食阅读”成为可能,然而人们却更加怀念传统的书店,怀念人与人之间直接建立的交流,怀念可以直接进行思想碰撞的沙龙文化。“卖书只是书店的一个功能。我们每周都会举办活动,联系作者举办读书会、与柏林市政府相关部门联合组织文化沙龙,甚至‘走出去’参与国际文化交流。上周这里刚刚举办了一次‘文学节’。网络仇恨、TTIP这些热点,都是我们讨论的话题。”在布朗斯多夫看来,这就是实体书店的魅力所在,通过个性化的图书品种来吸引特定的专业读者群,重构沙龙文化下的社会关系网络。

“人们到书店来,不仅仅是要买一本书,而是要寻找与感受一种文化。”店主约克·布朗斯多夫告诉记者。网络书店、电子读物让“速食阅读”成为可能,然而人们却更加怀念传统的书店,怀念人与人之间直接建立的交流,怀念可以直接进行思想碰撞的沙龙文化。“卖书只是书店的一个功能。我们每周都会举办活动,联系作者举办读书会、与柏林市政府相关部门联合组织文化沙龙,甚至‘走出去’参与国际文化交流。上周这里刚刚举办了一次‘文学节’。网络仇恨、TTIP(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协定)这些热点,都是我们讨论的话题。”在布朗斯多夫看来,这就是实体书店的魅力所在,通过个性化的图书品种来吸引特定的专业读者群,重构沙龙文化下的社会关系网络。

在柏林,这样的个性书店不在少数。专注设计类图书、装饰得像图书馆的Pro QM书店,专注作家自传体小说的40年老店“作家书店”等等,虽然店面不大、其貌不扬,但它们都以一种看似小众偏执的择书理念、坚持免费但专业的文化沙龙,吸引了一批数目可观的忠实顾客。